(圖/文:陳亞南   參團日期:105/11/6~11/7)
幾年沒去阿里山了?我自問。
 
常常因為就在身邊以為想看就看,不會不見不會改變。殊不知神木也是生命,也需要想念。
 
語冰書屋正巧有神氣阿里山的親山行程,非常興奮,心想老天對我真好,讓我心想事成。
 
一路南下,陽光透過車窗,暖烘烘熨貼著,車內輕悄悄的話語伴隨,微蕩自在。直到正午來到。
 
語冰旅遊的特色是靜謐、溫馨和健康美食。所以每一餐食也都是一次味蕾與視覺的宴饗。我一向愚拙於美食,雖然電影《芭比的盛宴》裡,很感動主角為村人用心烹調盛宴,開啟溫馨親密的往事,凝聚大家再度聚會祈禱頌樂的劇情,但是對饗宴我仍是頑昧不靈,語冰的餐飲打開我不少視野。來到嘉義,街角161法式餐廳,餐食精緻、豐富、美味,美食之餘,最最讓我陶醉的反而不是食物,而是餐廳裡的每一位工作人員,氣質談吐高雅、親和,一如綠色翡翠的阿里山。



圖/街角161蒜味蘑菇蛤蜊絲瓜濃湯滑順香濃,令人意猶未盡。

阿里山,雲海隨著盤山道愈來愈澎湃,直到從山頂平台看下,湧動的海浪,鑲著發亮的金邊,若比喻阿里山為綠色翡翠,那麼雲海就是靈動的漢白玉,會舞動的漢白玉。黃昏雲海舞動太快,稍縱即逝。山中暮色,也實在來得早,又驀地飄下幾絲細雨,我倒覺得是冷霧,來玩耍逗人的。



圖/太陽公公露臉後,為大地灑下光輝。遠眺著塔山,饒富趣味。

果然,晚餐後,雨停霧癮,天色黝黑,弦月如船,幾片很薄很薄的雲如帆,星辰只是一逕閃著它的亮,仰望中,冷寒中,我免不了問自己:人生這門功課,說穿容易看透難,是以生活所求不就是這樣簡單。這樣的夜晚,彷彿才是真實的人生。
 
晚上酣眠中,還感覺有星星來叩窗!起身,是窗外的山風與樹枝。當我泡上一壺綠茶,在涼寒的晨風中啜飲,我抬頭迎接著晨曦的初露時,那一剎那,我明白了一項起早的美味和道理。阿里山賓館以木造建鋪設的歷史館,木造的柔軟,包圍著每一個愛山林的人。

 
晚雲收得快,多情人就記得一大早再來觀景台捕捉雲海之美!說實話,從昨晚我就惦記著這件大事!早晨的雲海不同於傍晚,早晨雲海起自東邊,從塔山右邊山凹如瀑布直下,真個銀河落九天,而遠處塔山左邊則是朝霞緋紅如帔,拂過山腰林澗,也如是一艘載著夢幻的船靜靜停駐在一個岬灣中。

圖/阿里山賓館的觀星平台很適合欣賞雲海及晚霞。

還是朝霞解人,早餐後仍可見它陀紅的臉頰。天依然高朗,塔山君臨。我想到《水滸新傳》的片頭曲,其中歌詞:「千古江山如詩如畫,還我一個太平天下。」這是第二天的清晨,水山神木應該昂然,蜿蜒山道、鐵道應該悠閒。這是令人難忘的一段步道,在語冰旅遊安排的解說員帶領下,經過賓館前的第一棵水杉樹;經過百年的派出所,穿過派出所後面的警光山莊,警光山莊,二十年前,我曾經幾次帶學生畢業旅行時都住在這裏,竟有一種看見老朋友的衝動; 再上行,小塔山、大塔山,一覽無遺,往昔溪阿縱走的青春愛戀路,我想起幾個老朋友的醇厚的年少傻事; 上行經過凋零了的梅園,隱住幾乎要掉下的淚水,才短短幾年為何物非人非?我恍然了解幾個老朋友何以很多地方他們都不忍心再來的心情了。


幸好有幾處小彎有點像熱帶雨林,水山神木昂然在山阿處,瞿爍樹幹要幾個人伸臂合抱。神木前有小觀景台,可以任遊客仰觀低俯,全團人就在好脾氣的攝影師鏡頭下留影紀念,人與樹,樹與人,尤其多神氣的神木!2700年,看盡人間多少輪迴?


圖/在高齡2700歲的水山神木爺爺前,我們都是大孩子呢!

回程,熟悉的所來徑,我們踩著自己的腳步,視野更空出來了,發現栗背林鴝的鳴叫,一聲一聲高出在我們頭頂,躍上陽光透過交織的林梢。而用餐時分透過屋頂而下的光也若是陽光般伴隨我們度過一個美好的午後。歡樂甚至到傍晚。


真好,心想事成,一趟小旅行,就是一趟小小願望的滿足。神氣阿里山!

 

觀看更多旅遊記趣: http://www.tellicebooks.com/page/about/index.aspx?kind=3377

詳洽:語冰書屋/賓士旅行社  02-2230-6108 http://www.tellicebook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