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陳翊中/攝影/劉咸昌)九二一大地震受創甚深的南投縣國姓鄉,原本是世界香茅油主要產地,卻在民國五十年後逐漸沒落,最後消失。五年前,鄉 民拿香茅治偏頭痛,意外接續了香茅產業香火,目前鄉民以香茅作為地方特色,發展休閒農業與芳香產業,重獲新生。

南投縣國姓鄉北港村,一個位 於山谷裡的恬靜小村莊,六年前的九二一大地震,居民曾經流離失所、無以為繼。但是近幾年來,卻以「芳香產業」闖出了名號,以香味獨特的香茅作為地方特色產 業,不但讓當地居民走出九二一的陰霾,更讓北港村成為當地富庶的小聚落。

事實上,早在半世紀前,國姓鄉就是世界有名的香茅 草產地。當時,農民大量種植香茅草搾成香茅油,再賣給日本人製成香水,最盛時,全世界的香茅油產量台灣一度占了七成,而主要產地即位於國姓鄉與苗栗一帶。 據文史工作者苗栗社區大學執行長黃鼎松指出,當時有「一桶香茅油可換一棟華宅」的說法,國姓鄉靠香茅油致富者不知凡幾。

一 桶香茅油換一棟華宅 鄉民曾因種香茅身價非凡

由於香茅油太好賺了,因此有一些不肖商人,便在油中加入一些便宜的成分,有人 甚至投入大量的鹽巴增加重量,意圖蒙混過關。然而幾次被客人發現之後,商譽嚴重受損,日本人因而轉移陣地,到東南亞收購更便宜的香茅油。民國五十年以後, 化學香料問世,香茅價格一落千丈,國姓鄉的香茅產業完全沒落消失。

然而,這段失落的歷史火苗,餘燼不散,在一次不經意之間, 再度觸燃。大約五年前,當時擔任國姓鄉鄉民代表的劉昌坤,長年偏頭痛,一直難以根治,直到有一次一位老中醫告訴他,睡香茅枕應該有效,還教他如何做香茅 枕。劉昌坤便做了一個自用,沒想到效果奇佳,幾個月之後偏頭痛的問題竟明顯改善,引發他的好奇心,也觸發他開發香茅相關產品的靈感。

劉 昌坤花了整整一年的時間,在三公頃多的自家田中種植香茅草,同時研發相關的產品。以香茅枕為例,他歷經多次實驗,才研發出效果最佳的「製程」,最重要的, 即是在炒製的過程火候的控制。

在此同時,經濟部中小企業處在九二一地震過後,選擇在台中、南投等災區輔導農民轉業,朝休閒 農業方向發展。而國姓鄉北港村有八戶農民,在專家的輔導下,各斥資數十萬元到數百萬元不等興建小木屋,改做民宿生意。

然而, 身為民意代表的劉昌坤卻認為,到處都有民宿,一定要有賣點才能吸引客人。於是在二年前,他結合當地民宿主人,由中小企業處委託輔導的威肯企管顧問提供協助 推出「芳香之旅」。

整個行程特色環繞著「香茅」,除了可睡在有香茅枕的床,享受香茅浴之外,更有極具特色的香茅大餐以及香茅 香包

DIY

的活動,像是以檸檬香茅(和搾油的紅香茅品種不同,具有檸檬的芳香)做成的香茅青草茶、香茅白斬雞等,兼具好 吃又香氣十足的特色。

鎮民治偏頭痛觸發靈感 「芳香之旅」接續小鎮活力

 

原本只懂種田的農民, 也變身專業導遊與手工藝老師。經過這樣的轉型,鄉民收入確實較單純開民宿提高不少。例如國姓民宿主人之一的王慶財,原本在台北當麵包師傅,九二一之後回家 鄉繼承家業,原本只種植檳榔,但檳榔價格很差,王慶財一個月平均收入不到二萬元,在把自家土地改建成民宿,又加入芳香之旅的團隊之後,收入竟倍數增加。

他 說:「有一陣子,每逢周末假日,一車車的遊覽車開來,雖然很忙,但也忙得很快樂。」不過,今年七二水災過後,整個南投縣觀光疲軟不振,即使如此,一個月收 入還有五到八萬元,比起之前一個月十萬元以上收入少了不少,扣除成本,勉強能養家餬口。

國姓鄉北港村的「香茅聚落」,發展 三年,已造就一群「小富農」。雖然就數字來說,他們的收入不算多,但從九二一過後的無以為繼,到現在能夠過著小康生活,王慶財就對當初決定轉型至休閒農業 感到慶幸不已。

三年來一路輔導國姓鄉北港村香茅產業的中華大學工管系教授、威肯企管顧問公司總經理呂芳堯指出,國姓鄉的香茅 產業正處於起步之中,但未來「香茅精油」、「香茅溫泉」等新產品陸續研發之後,他拍拍胸脯,自信地說:「國姓鄉的環境,生態保持得相當完整,無論是品質與 旅遊行程,都很有競爭力,香茅等芳香產業有潛力成為明日之星!」

(更多精采內容,請見《今周刊》462期,各便利商店及連鎖商店均有銷 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