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內蒙的馬兒個個精壯建美,與雪園的景色成為了最壯闊的山水畫!

【十華整合行銷 好康報報】進入冬季的內蒙古,皚皚白雪,「北國風光,千里冰封,萬里雪飄。望長城內外,惟餘莽莽;大河上下,頓失滔滔。」,那晨光裡厚厚的積雪,鋼針般撲面而來的風雪,林間無垠的有依稀樹影的雪。而在雪中,蒙古的馬兒正體驗著自由的存在和生命對抗中的質感。

 

如果說雪是雨的精魂,那「馬」就是壩上曠野的心神!天地間、曠野上,自在狀態下的馬:平樸自然,順意而為,不卑不亢。這是一種心境的追求,也是一種意境的提煉,令人過目難忘。無我之境的雪原,造就了蒙古馬堅韌的習性。雄悍的的蒙古馬為雪原也增添了生機,天地、馬之間達到了原始的和諧。

 

內蒙古草原,因為海拔高,冬季十分漫長,一年中有7個月的冰雪期。十二月的壩上草原,萬籟俱寂,已是一片白茫茫。唯有堅韌雄悍的蒙古馬,還在白雪皚皚的草原上留下串串的蹄印。一群群的蒙古馬,體型不大,沒有英國純血馬的高貴氣質,也沒有俄羅斯馬的修長身條,但他吃苦耐勞,適應性極好,生命力極強。

 

冬天的內蒙古雖冷,草原上卻有自由的靈魂。雪中的萬馬奔騰,濺雪如浪,那是怎樣一番說不出的氣勢磅礴。如果說白樺樹是寒冬中駐守壩上的白衣衛士,那麼穿梭其間的駿馬,就是雪地裡的直面寒風的戰神。

 

 

都說藝術來自於生活,而大自然這位偉大的畫師更是深諳中國畫留白的真諦。不然這雪、林、草、馬,怎麼能繪得如此恰到好處,美到讓人難以置信。這內蒙古雪原上的美,技藝再精湛的畫師也難以復制,實在值得是人往這白雪的秘境走一趟。